您现在的位置: 景观国际网 >> 行业资讯 >> 业界评论 >> 正文

意格国际总裁马晓暐 给年轻一辈景观设计师的建议

作者: 梁钦东 来源:景观中国 发布时间:2010/11/17     Translate
主持人(李迪华):梁先生最后给我们出了一个题目叫做未来景观,他定位成节能景观,正如今天上午卡尔•斯坦尼兹先生(Carl Steinitz)有一句话,说:如果景观错了,一切都错了。

  下面有请马晓暐先生。马先生昨天上午已经给大家贡献了非常精彩的翻译,他也一直支持北京大学的教育,同时他也是在中国景观设计里面一个勤奋的开拓者。他给我讲过一个他求学的故事:他从中国去美国的时候,带着对一位美国景观大师的崇拜,他像朝圣一样去寻找这位大师的每一个作品。后来他连续几次从这位大师作品旁边走过,但是没有认出这个大师作品来。这个事情使他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作为一个那么有名的大师的作品,可是人们却很容易的忽视掉它,那么这个作品还是好的作品吗?正是这样的思考促使他学业的思考和创新,他的公司也从上海现在进驻北京、西安等地。下面有请马晓暐先生。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马晓暐  意格国际 创始人及总裁

  意格国际总裁
      
  上海市景观学会理事
      
  清华大学研修班客座教授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董事会董事

  1986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设计专业,后任教于北京理工大学工业设计系。1989年赴美就读于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建筑设计研究院,取得景观设计硕士(M.L.A)学位,毕业后曾任职明尼阿波利斯市Ellerbe Becket事务所、波士顿Sasaki Associates事务所、HOK,Inc.旧金山分公司,Hart Howerton事务所等知名景观设计公司。其在地产前期策划、区域规划、城市设计、旅游度假酒店、风景区及主题公园、开发区及高科技园区、高尔夫球场及居住社区等项目的总体规划和景观设计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深刻认识。2001年归国后主持设计了一批具有影响力的重大项目,其中包括海南博鳌亚洲论坛系列项目、上海市海上海新城开发项目及西安浐灞欧亚论坛系列项目等。
  
  马晓暐:今天我们谈的话题是给年轻一辈景观设计师的建议,供大家思考。我跟李宝章老师是好朋友,但我们俩有一个非常大的差别,他是见着谁都想让他做这个专业,而我都是在往外劝。

  一共有5个建议,主要让大家思考一下,虽然学的是景观设计,但是出来以后能做什么。

  1、出国留学不妨换个专业

  在国内换专业比较难,在国外换专业则容易得多。换专业的话可以换很多专业,比如学学建筑、学学规划、学学产品设计、学学城市设计,如果你学完了之后,进到那个行业里面去,那么以一个景观设计师的背景来学城市设计就会非常好;如果学完以后又回到这个专业,继续做景观设计,而你又有一个城市设计的经历,就更好了。所以我觉得出国留学不见得一定要学景观设计,完全可以换专业。在国外换专业是非常容易的,为什么不换呢?因为我个人觉得将来跨专业的人才是最需要的人才。单一专业当然有需要专业的地方,但是跨专业的人才太难得、太需要了。所以我建议大家第一个考虑出国留学,而且要换专业。

  最近,一个很小的事情对我有所触动:我太太的姐夫刚刚成为美国科学院的院士,他们参加奥巴马晚宴的时候,有一个研究美军战略的人跟他们一起吃饭,因为看到有华人在,所以他们吃饭聊天时候就说一句话:他们觉得美国在跟中国国际竞争等很多地方上已经开始感觉到有压力,但是他们很自然感觉到,美国的大学教育比中国整整领先40年。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送更多的学生到美国学习呢?他们有那么好的资源为我所用。所以我觉得鼓励大家出国留学,鼓励大家留学的时候换专业。当然换完专业之后,回来做这一行,我们非常欢迎。

  2、整合设计是将来最有竞争力的发展方向

  整合设计的基础就是跨专业的基础。现在越来越多的项目不是单一规划专业、建筑专业、城市设计专业或者景观设计专业能够完成的,在这个过程中谁起到主导角色?比如日本的六本木,它是一个高度整合的项目,这个项目是单一一个专业的人能做得了吗?显然不是。这其中包括市政、结构、交通设计等一系列的复杂的设计关系。在未来这样一个过程中,我们如果只知道LEED,就表示我们能够LEAD了吗?我觉得只知道LEED是不能LEAD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我鼓励大家考虑如何在将来复合性城市竞争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我自己曾经在1986年学园林毕业之后,对整个专业失去了信心,走后门跑到理工大学,在工业设计系混了3年。但是坦率地讲,那3年收获非常大。再回到这个专业的时候我更爱这个专业,而且换了一个角度看这个专业。

  3、延伸产品也是前景广阔的

  我们现在老想着设计设计,1:200、1:500、1:1000,但实际上设计并不单单指的是那个场地、做一个公园。设计是方方面面的,设计可以是设计一个栏杆,设计甚至可以是设计一个垃圾筒。而我们这方面的设计相比于建筑、相比于室内而言,是很糟糕的。中国做景观设计是最难做的行业,如果你是搞室内的,你是一个不怎么样的室内设计师,但是在一个非常好的大的产品供应链里,有那么好的家具、那么好的灯具、那么好的软装、那么好的配饰物,由一个很烂的设计师摆上去也看得过去,因为它的相关产业的共鸣非常好。而咱们正好相反,有再好的设计,但是给你的是很烂的灯具、很烂的垃圾筒、很烂的坐凳,全部都是烂的,你做了100分,在配饰物方面就打了七折,等我们做实施的时候,一切条件不具备,没有钱、没有耐心,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是条件最不具备的专业,最难做,而我们配饰的东西又太烂。

  大家如果看看其他的行业就会发现一个现象,比如手表,我们看老牌手表,上百年的老牌子,动不动写一个“自1868年怎么怎么样”。但是我们看看今天,手表还是这样吗?原来是只有几个老牌的表商在做手表,今天的问题是还有哪一个名牌不做手表?今天连万宝龙都在做手表,为什么?因为他们在延伸自己的品牌。现在谁还在乎我这个表精确到万分之一秒么?大家更在乎的是品牌、品位,跟自己搭不搭。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的时装品牌、时尚品牌全部都出现自己的手表。

  建筑师在这方面做得是非常领先的,几乎每一位伟大的建筑师都有自己的家具。前天我跟同学座谈的时候,有一个南京美院的学生做了青奥会的家具,我当时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有没有考虑申请专利,你有没有考虑找厂家生产,你有没有考虑拥有这个产品。我们为什么不能拥有?我们为什么没有景观设计师设计的有注册的、外观专利的东西?为什么都是一次性的?

  这些我们都敬仰的大师,比如弗兰克•盖里,做非常性感的东西(图1),而我们景观设计的东西性感吗?有哪一个景观设计的作品别人说特棒、特性感?为什么不性感,为什么不呢?看看我们这些配饰物都是哪产的:绝大部分都不知道哪产的,反正就是什么乡、镇、村里一个厂子敲出来的——这就是我们的条件。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图1


  如图,大家看看这个性感吗?景观设计忠于性感,美腿都和坐凳子结合在一起。这个厂在欧美非常时尚,这个垃圾筒优美到了你值得拥有的时候(图2,3)。谁生产的?宝马。所以说品牌产品进景观的延伸产品的生产和设计已经开始了,宝马完了就是奥迪,奥迪完了就是奔驰……很快,所有的品牌行业都会进我们这个行业,大师会进我们这个行业、品牌公司会进入我们这个行业,我们这个行业很快就不是今天这个状况了。你为什么不是第一个,你为什么不赶紧注册?所以我们景观设计师要成为一些性感的、掌握知识产权、掌握品牌的一些赚大钱的设计师,我们不能只谈工艺,只谈工艺的话,这个行业没前途,死路一条。

[1] [2] 下一页

点击数: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回到顶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