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景观国际网 >> 行业资讯 >> 业界评论 >> 正文

爱丽丝•劳丝萨恩:何谓好的设计?——新美学与生态城市主义国际论坛

作者: 爱丽丝&#… 来源:景观中国 发布时间:2010/11/17     Translate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Alice Rawsthorn (艾丽丝·劳丝萨恩) 设计评论家

  艾丽丝·劳丝萨恩为《国际先驱论坛报》设计评论家。在每周一发表的设计专栏中,艾丽丝主要探讨每个设计领域的新方向及其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她还为《纽约时报杂志》撰写专栏。这两个专栏同时转载在全球数十家的报纸和杂志上。 作为一名著名的传播者,艾丽丝常常在国际重要活动中评论设计和创意,包括在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她是伦敦白教堂画廊的委托人,以及英格兰艺术委员会的理事和世界经济论坛设计分会全球议程理事会的成员。 1980年, 艾丽丝毕业于剑桥大学艺术史和建筑史专业,曾是《金融时报》的获奖记者。2001年到2006年,艾丽丝任伦敦设计博物馆馆长。此外,她还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高级荣誉会员,并在众多文化评奖团担任评委。艾丽丝是2010年阿迦汗建筑奖的主要评委。

  非常荣幸受俞孔坚先生的邀请来参加这次会议。我从卡尔•斯坦尼兹(Carl Steinitz)教授的演讲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今天的演讲不是跟景观、建筑或者城市主义有关系,而是讲可持续设计和设计项目的影响意义,包括如何掌控美学项目在未来的影响。所以说这是在讨论设计的另一面的一个讲座。我将会从问题的复杂和矛盾性方面讲起。

  在传统意义上,什么是一个好的设计?这个理念在过去一个世纪里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好的设计一般来讲是多种品质的融合体,但是哪一个品质最重要,或者哪一个品质所占的比较大,是随着时间的变化一直在不断变化的。 
    
  在过去一段时间,主要有几个评价的对象,首先最重要的是这个设计是不是有用,是不是满足了某种功能的需求;第二是不是好看,是否满足审美需求;第三是不是有创意。在这些品质中只有一点是不容商榷的,就是这个设计是不是有用。 
    
  我们都会从实用性这一点想到一些关于好的设计的例子,其中有一个是可粘贴的便签条。这种好用又富有新意的设计是在1974年,由美国一位设计师——阿瑟•弗莱(Arthur Fry)设计的。他曾经在3M公司工作,另一位科学家在他发明这个便签条之前几年发明一种胶水,这种胶水可以把纸粘住,但又不是那么粘,不至于撕不下来。3M公司没有人能想到这个胶水有什么用处,能把它商品化,直到弗莱德有一天在教堂里唱圣歌,在他唱诗本里用一些小字条做记号,他意识到这个胶水可以粘在纸的后面,做粘贴用。这个创意给3M公司带来巨大的收益。 
    
  我认为这个黄的颜色很难看,但是当初3M公司发明这个东西的时候,认为用户主要是法律顾问公司,黄色是法律顾问公司办公用纸的颜色。这是一个好的设计,只是因为它有用且有新意,而并不是因为它好看。 
    
  有另外一些好的设计例子,但并不是主要因为其有创意。书皮这个设计是一个好的设计,也是因为它起到了作用,并不主要是因为它有创意。所以一个好的设计的先决条件就是要有用,要实现某些功能。 
    
  美国一个设计师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曾经说过,一个椅子不管有多漂亮,如果人不能坐的话,那就是一个很荒唐的设计。的确如此。功能性在现在不再是唯一不容商榷的评价设计好坏的标准,设计是否美观、是否不破坏环境也成为了新的评价标准。如果我们有一丝丝内疚,认为一个设计会给环境带来不利的影响,这个设计就不再被称之为一个好的设计。 
    
  如果问大部分人什么是好的设计的例子时,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苹果的一些产品,笔记本或者iPhone、iPad,这些绝大多数都是由中国制造的。因为这些产品都非常高效,而且看起来也很漂亮,手感也很好,设计得非常不错。让人遗憾的是,这些漂亮的电子产品将来可能会变成垃圾(图1)。这是在伦敦东部一个非法的回收站,这些电子产品都被一些非法人员分解开,其中一些有用的东西做废品回收,其他就放到填埋场填埋。因为这些都是不可降解的东西,所以可能需要很长很长时间才能分解,中间一些污染物还会污染我们的地下水。这些让我们看起来觉得有点不舒服,但是对于苹果设计人员来讲设计出来好看的产品,最后变成这个样子,他们的感觉会是如何。这种感觉实际上对设计师来讲很重要,他们在设计一个产品的时候应该想到这个产品在用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处境。可惜并不是所有设计师都考虑这一点。    

[1] [2] [3] [4] [5] [6] 下一页

点击数: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打印本页】【回到顶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